试验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试验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初半生毫素诗书画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0:51:18 阅读: 来源:试验机厂家

欧初:半生毫素诗书画

欧初绘老来红,赖少其补梅。

欧初写竹,关山月补梅。

战争年代,他是领兵打仗的指挥员,和平建设时期,他步入政坛,肩负重任;离休后,他为弘扬中华文化而不断发热发光。2月15日上午,由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主办的《欧初书画展》在二沙岛岭南会展览馆开幕。80余件原中共广州市委书记、常务副市长、市人大主任欧初创作的书画作品,以及部分欧初收藏、出版作品与广大市民见面,展览将持续到28日。

虽然在开幕式上,欧初老人风趣地自称“书画方面,我是个"初哥",一个初学者”,但其实他与书画结缘,契机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开始了。欧初的家人告诉我,1949年10月下旬,身为粤中纵队副司令的欧初,率部配合南下大军解放了江门五邑,迎来了胜利的曙光。解放后,欧初脱下戎装,进入党政机关,当了领导干部,成为一名人民的公仆。在“文革”期间,他也经历了“靠边站”,在那段日子里,他开始系统学习文史鉴藏、书画古籍方面的知识,也开始写书法。上世纪50年代,他深受广州市长朱光、广东省委候补书记魏今非、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吴南生等一批热爱祖国文物也懂得鉴赏文物的领导干部的影响,经常主动为广东省博物馆、广州市美术馆征集名家书画,也将自己节省工资购藏的书画作品,相互切磋鉴赏。

关注广州文化事业

欧初的家人介绍说,欧老曾讲,“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艺术光辉灿烂,我们有责任保留好它,爱护它,弘扬它。”他在领导岗位时,关注文化艺术事业。他倡建的广州图书馆、广州市文德路文化街,推动修建广东四大名园之一的余荫山房、重建春睡画院等,至今为人称道。一次,他到中山图书馆,发现图书不够,便指示拨款30万元给该馆添置图书。又一次,他得知上海准备出口一批碑帖,即批了2万元将其买下来,收藏于省文史馆。80年代中期,中国大酒店建员工宿舍挖地基时,发现南越王墓遗址,时任广州市人大主任的欧初得悉,即赴现场勘察,划地1.7万平方米为建南越王墓博物馆,使汉代的南越王墓得以完整保存下来。他大力支持各种书画活动和展览以及诗书文集的出版,与著名书法家商承祚、秦萼生等发起成立广东书法篆刻研究会,又与杨应彬、吴南生、许士杰及著名诗词家黄施民、李汝伦等倡导成立了广东中华诗词学会和广州诗社。

说起对文化的关注,欧初的家人还对我讲了一件趣事。上世纪80年代,欧初排除阻力,大力促成的洛溪大桥建成之后,欣然命笔,为洛溪大桥题名。可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规定一律不准用繁体字,包括街上的招牌、信封等等。当时做得很急促,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地搞,1997年的时候轮到广州。欧初给洛溪大桥的题字中的“桥”字,署名“欧初”的“欧”字原本是繁体字,也被拿下来改了简体字。欧初觉得这个做法欠妥,如果太过于千篇一律,会有几个害处:一,影响与境外的交往,港澳台和海外华人都还在使用繁体字;二,浩如烟海的古籍可能会消灭,没人懂得看;三,浪费巨大。“而且书法艺术全要求用简体字怎么行呢?关山月也说,简体的"广"字,神仙也写不好看”。于是,欧初与任仲夷、吴南生、杨应彬、关山月等人联名上书,受到了国务院、国家文字委员会重视。如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已经规定,书法作品可以使用繁体字了。

精品收藏归于慈善

欧初从初中时就喜欢收藏,假日常到下九甫西来初地一带趁横墟,碰上喜爱又价廉物美的小物件,便用平日省下来的零花钱买下。对于收藏,他只问喜爱,不及其余,有时不惜倾囊收购,如20世纪50年代初,他花了月工资的一半购买了齐白石的一幅作品;有时别人不重视的书画他却珍重收取,如此次展览中展出的一套名人题跋,看内容似乎是为某画作所题,但原画已佚,别人也就不再重视这些题跋了,但欧初却看出这一组题跋诗书均工,欣然买下。

多年来,他集腋成裘,收藏了不少字画和文物,可他却将之奉献于社会。2008年,他将495件文物捐献给广州艺术博物院(微博),又拍卖了自己收藏了几十年的94件明清名家书画精品,所得善款成立了欧初基金,并从2010年开始,通过广州慈善组织“乐助会”,资助ACCEF“彩虹计划”的贫困大学生,仅去年(2011年)一年间,就捐助了101名贫困大学生。此外,还在汶川地震中受灾的广元县捐款修建了小学,和参与培训山区教师计划。

当时,他的家人也曾问他,怎么舍得自己把玩了几十年的珍玩,欧初回答说,“说完全不心疼那是假的”,“但这些东西不可能永远跟着你,也不能带进棺材去,我捐给国家,可以让更多的人享受到这些文化珍品;我拍卖掉,换来的钱可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这些藏品也就获得了更大的意义。”

谈笑有鸿儒,书画皆清雍

人们大多知道欧初的隶书独具一格,允为大家,却不知道他的书法,是从收藏临帖和耳目濡染开始的。他总是自谦说书画只是初学,心得唯有“不偷懒”三字而已。欧初的家人说,他的确非常勤奋,不曾拜师学书,却下苦功临汉碑写古帖。“他在职的时候,60岁了,每天早晨5点就起来,洗个冷水澡,就开始练字,人们看到他隶书写得好,不知道他临汉碑下的苦功。退休之后,他又开始由书入画,写竹、写兰、画雁来红。雁来红又叫老来红,他托以咏志在他80岁的时候,他作有《八十回眸》组诗,其中一首是这么说的:"俯仰人生八十年,为民劳逸到华颠。丹心不贰惟兴国,跬步临深自凛渊。热血虽曾捐点滴,庸工犹感失雕镌。抚膺每觉心还热,不为老龄卸仔肩。"

欧初以书画会友,广交天下名儒硕彦,请益无间。与邓拓、刘海粟、赵朴初、吴作人、刘开渠、启功、李可染、黄永玉、谢稚柳、唐云、程十发、赖少其、关山月、黎雄才、周怀民、许麟卢、杨仁恺、徐邦达、廖冰兄、黄文宽、赵少昂等名家交友。这种笔墨相交,促成了许多他与书画大家的合作。在这次展览中,就有8幅作品,是他与刘海粟、李可染、关山月、商承祚、黎雄才、谢稚柳、赖少其等名士共同完成的。

画卷之上,欧初写竹,关山月补梅,黎雄才补石,商承祚题跋,呼应有致,相得益彰,不仅是一段艺坛佳话,更显出老一辈艺术家之间的深情厚谊。

唐山挤塑板

鲸鱼岛出租

汽油电焊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