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试验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玩家告网瘾专家陶宏开侮辱公安机关已受理

发布时间:2020-02-03 05:01:02 阅读: 来源:试验机厂家

公安机关已受理

继去年12月和今年1月进行了两次PK后,女作家、魔兽世界炉石工会会长陈岚(网名深海水妖)和“网瘾斗士”陶宏开之间也许将会有第三次面对面交锋,不过这一次交锋地点是在法庭,而非电视台节目或网站直播间。

1月12日,陈岚和陶宏开在某门户网站的直播间第二次公开辩论。期间陶宏开口吐“跟你辩论是我的耻辱”、“一幅流氓相、女流氓”等言语。“他对本人侮辱、谩骂、人身攻击,还辱及本人的父母,对本人的名誉、尊严、家庭、精神均形成了严重伤害。”陈岚表示。二次辩论时陈岚的丈夫就在直播间外,“当时很想冲进去打他”,而且她的几位律师朋友在看过了视频和网络图文资料后打电话给她,称陶宏开的谩骂和人身攻击已经明显触法,完全可以追究法律责任。

在提起司法诉讼之前,陈岚称给过陶宏开一次和解的机会,要求他如果在个人博客上更正玩网络游戏等同于吸毒的概念,保证不再以此项错误观念去误导家长,公开向所有被他侮辱为吸毒的玩家道歉,她将不会启动司法程序来捍卫自己和玩家的尊严与荣誉。不过陶宏开对此并不“领情”,称自己并不会理会陈岚的行动,“我根本不想理这个女人,这种流氓理她干什么。她在利用我炒作她自己,什么垃圾!”

陈岚告诉记者,按照律师的建议,她首先向公安机关报案,然后再去法院起诉。“公安机关已经受理此案了。我的要求很简单,暂时只要他(陶宏开)道歉就可以,如果要精神赔偿也只要1元。”陈岚表示,目前所有的事情皆已进入司法程序。

相关连接

网瘾专家相互指责

陶宏开、杨永信与陶然,这些戒网瘾专家不仅和游戏玩家之间矛盾突出,而且身在一杆大旗下的他们相互之间也并不和睦。

1月下旬,名为“杨永信”的用户在其微博称:“陶宏开完全不是所谓大家,究其本质不过一江湖骗子,泼皮无赖,不要指望陶的理论能够拯救网瘾少年。

”而数天前,他还在微博上表示“陶宏开教授有些言论幼稚得可笑。”但记者致电山东临沂杨永信网戒中心,接线人员称杨永信只有博客,没有微博。而杨永信自己在博客里称没有发表过针对陶宏开教授的任何评论,微博客帖子系假借自己名字。

不过,网瘾专家们之间不和早已是事实。在记者以往采访中,陶宏开曾多次抨击杨永信和陶然的治疗方式。杨永信则认为陶宏开从未来过临沂网戒中心,缺乏了解。相比较之下,杨永信和陶然相处则“融洽”一点。

张眼看

一个2.6亿人的弱势群体

IT时报记者 张瑜华

一个2.65亿人群,比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总人口还多,在中国却成了一个弱势群体。富人、高级知识分子、大中小学生、公务员、白领、农民工、下岗者……年轻的、年长的,男的、女的,天真烂漫者、成熟事故者……他们皆因一个身份标签而被归属于这个群体——网络游戏玩家。让这个群体在舆论上抬不起头的则是至今还说不清道不明的网瘾。网瘾不是病,因为卫生部还未对此下定义;患上了却真要命,在绝大多数报道中都出现家破人毁的结局。

你可以在网上看视频、听歌、读小说,但是玩游戏?对不起,这可是一种不良行为,在一些人眼中这像是能“杀人”的啊。为何一个2.65亿人青睐的东西却被认为是“害人”的?为什么报道上总见网络游戏害人的故事,但玩家数量每年都在增加?为何一个能满足人类游戏本性的方式却被妖魔化?为何一个家长愿意让孩子在训练场上重复某个标准化动作甚至不惜折磨人的肌体,却害怕孩子在电脑游戏里享受体育的乐趣?为何我们欣赏美国的拉里和布林年少时着迷于电脑因此长大后创造了全球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却对我们的孩子一天两个小时泡在网上的行为而恐惧?为何网瘾这个话题能在中国成为一个全民话题却无法在全球找到所谓的国际惯例?为何没有学者深入研究这个2.65亿人拥有的共同文化却任由两三个专家用奇特的方法治疗网瘾“救人”?

更多疑问交织着社会、传统文化和个人境遇等多层面的情节,非一个简单的“网瘾”所能涵盖。

来源:IT时报 作者:钱立富

林由奈资料

女优资讯

里美尤利娅种子

苍井空无码